一百一十回既已倾心何须言故漏途门与浪尖


时间: 2019-07-09

  星阑连忙将旁边的衣服披在了二哥身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在二哥的脚下发现了铁环的钥匙,颤抖着双手快速将锁子打开,用胳膊扶住了快要跌倒的赫连泽,坐在地上替二哥将衣服穿好拥在怀里。

  柔若无骨的小手摸着他脸,紧闭着眼睛不言语。雷电收,黑云散,终于在持续了一个时辰的异象之后天空恢复了明丽透亮的蔚蓝。

  昏迷之中的赫连泽指尖微动,转醒的他只是感觉到身边柔软温暖,难道是风将自己送到了寝殿?憔悴的睁开双眼却看见凝脂如玉的脖颈,还有那白色镶金边的衣服,她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些。

  星阑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看着二哥正在看自己,笑道:“二哥,你醒了。”赫连泽紧闭着双唇站起身说道:“你以后还是不要来怡月宫,免得孤王心烦。”说罢就离开了地下暗室。

  星阑扬起的微笑渐渐的凝固了起来,坐在地上的她连忙站起来扑到赫连泽的身后,双臂紧紧的环住他的腰,脸贴在脊背上说道:“你可以不见我,但是你一定要按时吃饭,莫要将身体亏了。”

  赫连泽的身体微颤了一下,心中五味杂陈的他狠下心掰开环住自己腰的小手,消失在了黑漆漆的暗道口。此时星阑的眼里透露着浓浓的不舍和悲痛,太后用沙蛊控制了二哥,或许只有转移了太后现在的视线,才可以给二哥空出来一些时间,来求得云女的帮助,那个长在二哥后背的红印……

  “砰!”风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碾碎了身下干枯的红叶,赫连泽散射着冷意的眼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风,开口道:“一个怪物挺会懂人情世故的!”

  风擦掉了嘴角溢出的鲜血,站起身说道:“就算你要瞒,你觉得这个事情你能瞒多久,难道你不想与她往后余生?”

  “哼哼”赫连泽讽刺的笑了一下,说道:“往后余生?这个词怎么听起来这么可笑!”话虽如此,但言语中还是有着淡淡的自嘲和痛苦。

  “怎会可笑?星阑遇到了贵人,就是那个贵人从石雕阁救走了差点被太后发现的星阑!”石雕阁?在太后的眼皮子底下救走了阑儿?赫连泽讥讽的笑容凝固在嘴角,难道这个世间真的会有解除沙蛊的办法?

  不会的,自己暗中寻遍了西蛉大部分的部族,都没有一个可以解得了沙蛊之毒,都说沙蛊只要种下,便不会有解药,即便下蛊之人死去也无可奈何!

  虽然那个救了阑儿一命的贵人会五行之术,也不等于就一定会解沙蛊。风看着自暴自弃的赫连泽,说道:“真想不明白你的哪一点会让星阑这样执着,只是一个自暴自弃的废人而已!”说罢便消失在了原地。

  晚上,桌案上的烛光忽明忽暗,打开的窗户里吹来阵阵的冷风。星阑右手拄着下巴,双眼定定的看着书,但是思绪早已飞的没了踪影,下意识的反复摩挲着右肩。坐在旁边的星承将写好的作业整理整齐九肖公式规律。放到星阑的面前说道:“姐姐,我的作业做完了,你可以随便提问。”

  星阑依旧是发着呆眼睛一动不动,星承紧缩着眉头又推了一下星阑问道:“姐姐?”“啊?”星阑回过神转过头看着星承正在瞅着自己,便问道:“小承,怎么了?”星承指了指桌案上的作业说道:“姐姐,我的作业做完了,你可以随便提问了。”

  “哦。”星阑随便将作业翻看了一下笑道:“今晚就不提问了,你可以到书架上找自己喜欢的书。”“姐姐,你有心事。”星承睁着圆碌碌的眼睛趴在桌案前一字一句的说道。

  “嗨!姐姐能有什么心事,你自己去玩吧。”星阑心虚的否认道。“嗯嗯。”星承点点头便跑到了旁边的书架旁找着自己喜欢看的历史类书籍。

  星阑起身走到凝安旁边低声说道:“凝安,时间到了你就带着小承去休息,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今晚来的话估计就迟了。”“好。”凝安抬起头应声道,星阑嘿嘿一笑就离开了梅园。

  腰间佩戴的宫牌就是好使,一路上畅通无阻的来到衍庆宫,“劳烦姑姑进去通报一声,说是星阑求见。”星阑走到寝殿门前开口说道。贴身侍候太后的姑姑颔首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出来说道:“娘娘在里面的莲花汤。”星阑嗯了一声便走进了寝殿。

  藕色的縠帘由穹顶长长的垂在地上,千万个空隙中透露着丝丝缕缕的梅花香气,星阑伸出双手揭开了一层层的縠帘,终于走到莲花汤旁边,氤氲的白雾掩住了水面本来的颜色,偌大的莲花汤池里透露着一片片的梅红色,星阑走到旁边的衣架处,也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落,洁白如玉的小脚走下旁边的木质台阶,来到汤池中,被温泉浸湿的长发紧密无隙的贴在脊背上。

  她走到太后身边拿起木瓢舀起温泉再缓慢的浇在太后露在外面的肩膀。许久才开口说道:“义母,想来你是知道了那日的事情。”

  太后闭着的眼睛徐徐睁开,说道:“调虎离山,阑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星阑叹了口气,说道:“万事都不是我能够做主的,我也有自己的难处。”

  “哦?”太后饶有趣味的转过身看着星阑的眼睛,星阑顿了顿有意无意的将紧贴在右肩的头发放到背后说道:“我的主人说了,要我暗中查看你到底有没有遵守与他的诺言,而寝殿则是一个人秘密最多的地方。”

  她就这样略显无奈的说着,丝毫不在意眼神早已变了的太后,太后震惊的看着星阑右肩上黑色的刀尖图案,他终究还是动手了,心疼之余的她不自然的笑道:“阑儿,于亲于礼,我永远都是你的母亲。”

  《缈州芸妃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文学网转载收集即墨幽莲_缈州芸妃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